沐暄公益网

QQ锟斤拷录

登录 |立即加入沐暄

0

收听

0

听众

35

主题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1-7-20 10:59:27 | 查看: 1209| 回复: 2
钰贵嫔的册封嘉礼结束时,已近巳时。刚要随着励尚书离宫时,皇上却派人来请。身体虽疲惫,奈何天命不可违,只好与励尚书一道前往显阳殿。
显阳殿是皇上的寝殿,亦是皇上的御书房,自是与别处不同,赭黑色镶赤金龙纹的殿门极高,直与殿檐相接,不像别的殿宇门框顶端总是与殿檐有着一定的距离。四扇殿门敞开,自台下仰望开去,有一种不言而喻的威仪与大气。进入大殿,中央一条赤色地毯直通大殿深处,而两旁则是东西二室,西室是御书房,东室方为正经寝宫。
我与励尚书等人绕过盘龙顶梁柱进入御书房,皇上刚从太庙回来,此时正在座上用茶歇息。
行过礼后,皇上以不紧不慢的语气道:“今日的册封嘉礼,朕甚是满意,励尚书辛苦了!”
励尚书闻言躬身道:“置办好册封嘉礼是微臣的本分,皇上实在是过誉了!”
眼见如此,我心里不由纳闷:以往励尚书置办的册封嘉礼都各有千秋,实在不差今日这回,然而皇上在嘉礼过后从来没有像今日这样特地把礼部的人叫到御书房并进行赞誉的,难道,皇上醉翁之意不在酒?
“励尚书之所以能够完成得这么出色,朕心想也缺不了你底下那些人的辛劳吧!”皇上玩转着手中的茶盏,似笑非笑道。
励尚书刚要答话,却只听皇上话锋一转,“底下那些人的确辛劳,为着册封嘉礼能够如期举行,费尽口舌之力啊!朕最近听说礼部有一个人曾与翰林院的学士大吵一架,是吗?”
此语一出,励尚书笑容一僵,迅速瞟了赵鸣一眼。赵鸣虽还是毕恭毕敬的样子,却难掩紧张之色。我也不自觉地低下头去,毕竟,赵鸣和严加正吵架的事我是第一证人,弄不好,有可能还把我给连累进去。
励尚书缓和了语气,“回皇上,在前几日,册文与宝文曾不知所踪,赵侍郎前往翰林院欲取册文宝文,而严加正非但不坦白缘由,并且态度极其恶劣,赵侍郎一时意气用事,担心册封礼不能如期举行才与严加正杠上的,望皇上恕罪。”
我听着励尚书的陈述,不由暗暗佩服,官场游历二十余载的功力不是虚的,短短几句话,就把赵鸣从整个事件中撇得干干净净,而把所有的过错悉数推到严加正身上。我虽不知赵鸣是怎么与严加正吵起来的,但是我未尝听不出此时励尚书正极力袒护赵鸣。
“是吗?那可真是奇闻了,好歹是礼部的官员,怎办点礼仪体统都不懂!”皇上加重了语气。
励尚书闻言即刻跪下道:“是微臣平日里没有教导好,所以才出了这么档子事儿,还望皇上看在微臣尽忠二十年的份上恕罪。”
励尚书这一跪,我们也得跟着跪下,因而底下的人有些不情愿。我想,这事再怎么说也是赵鸣引起的,为何皇上不直接问罪赵鸣,反而说得如此含糊致使励尚书连连请罪呢?
皇上挥一挥手,“也罢,一个人出差错倒叫这么多人陪着一起受罪,你们都起来吧。不过,这件事情终究要有个惩治以儆效尤,”皇上看向赵鸣说,“赵侍郎,朕念在励尚书与你平素谨小慎微的份上,不予重罚,但你始终是坏了规矩,得罚俸两月,辍朝一月!”
离宫后,我与励尚书同行,我将今日的疑惑说了。励尚书叹了一口气,道:“皇上之所以不直接问罪赵鸣,是想让所有礼部的官员竖起耳朵听清他的话,在日后要遵守规矩,谨言慎行。”
我一想,说:“也是,除此之外,皇上也给了赵鸣一个很好的教训,让他明白一人错步,全人受罚的道理。”其实,另外一层意思我没有说出来,那就是站在励尚书的角度,自然是不希望自己时时被下属连累,下属犯了错还要为下属请求恕罪,所以,皇上这么说也让励尚书今后警觉更进一步地管理人事。
我在回去的路上遥望天边漂浮着的白云,心思绕来绕去,到最后逐渐打成一个结。这就是官场,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利益往往被无形地牵扯在一起,即便你没有错,或许你也要为此担负一定的责任,我不知该不该这样说,一个人犯了错,赔罪受罚的却是所有的人。试问一个人即使胸襟宽广,这么几次三番下来恐怕也吃不消吧,到底总会有怨气埋在心里,一旦产生,就很难散去,如此一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想而知。
劳累了一上午,睡过午觉,便与信由一起去月园踏春。
彼时正值桃花盛开,满园的花树就好像被云霞包着一样,一两株桃树也许并不能让人有这样的感觉,但是这么多桃树挨在一起,还真是赏心悦目。
忽然想起一直在京郊流传着的关于月园的一个传说。相传,在上古时代,这里居住着一对生活幸福的夫妻,丈夫叫伯溪,妻子叫月园,他们很早就来到这里过着清幽宁静,不被外界所打扰的生活。伯溪常常去深山狩猎,而月园却在河边浣纱。有一日,掌管人间鱼虾的天神鮶鲠奉天帝之命下凡到人家视察。就在这个地方,他遇见了月园,当时,他被人间这个美丽的女子吸引住了,他视察完毕后没有即刻返回天庭反而在这里安顿下来,就是为了追求月园。然而,月园是有夫之妇,又非常地有自尊,好几次都冷冷地拒绝了鮶鲠的求爱,而伯溪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每每总是与鮶鲠动粗。几次真挚地恳求不得后,鮶鲠终于忍耐不住,他运用天神的法力杀死了伯溪,并欲掳走月园,但是月园最终还是咬舌自尽死在丈夫身边。后来,月园的遗体化作了株株桃树,开出锦绣灿烂的桃花;而伯溪也化作一条大河流,穿过月圆,与月园日夜相守。
我漫漫行走在河水汩汩而流的伯溪边,心中不免感慨伯溪与月园的矢志不渝。这不仅仅是爱情,或许,这个故事也可以被理解为一个人应当坚守某种信念与原则,无论遭逢怎样的威胁,最终持守住,人生便是没有遗憾的。
正这样走着,忽然迎面吹来一块手绢,盖在我脸上,一角跌进眼中,我一吃痛,立即取了下来。这是一块由蜀锦制成的手帕,蜀锦一向珍稀难得,按理应该是位贵族小姐的。手帕上绣着一幅“鸳鸯眠春图”,右下角又工整地绣着一个“嫣”字。嫣?仿佛是个名字。
信由在一旁提醒说:“少爷,刚才我看见有两位姑娘从这儿往桃林深处去了,这块手帕应该是那其中一位姑娘的吧。”
我望一望园林深处,说:“可是,这里几乎无人涉足,想必园林深处也极少人去。”
信由“咳”一声道:“这有什么?少爷当真以为没人去呢,那是少爷没看见,其实啊,这京城里大户人家的少爷小姐,背着爹娘偷偷溜出来,除了去热闹的街市酒楼玩玩,也就来这样清幽几乎没人的地方转转。”
我听着信由,却不自然地咳嗽几声,信由本欲再说,见我这般,也只好把话咽回肚子里。
我踩着初春生机盎然的野草,逐步走向园林深处。出乎我意料的是,这林子深处的桃花是越开越密,桃树也越来越多,大抵是因为这里不常来人的缘故吧。
正行走间,忽然有一阵清脆的笑声落入耳中,我循声一望,见一名身穿粉紫色衣衫的女子翩然一闪,她的头微微侧倾,我只看见她脸上并不真切的笑容,只那一瞬,她的身影便如惊鸿般消失在一片芳菲中。我不由加快了脚步,等我到了那儿的时候,就再也不见那女子的身影,唯独那阵如清风漾着银铃的笑声始终不绝如缕,久久回荡在我的耳畔。我的手上还捏着那块手帕,见找不到人,不免有些失落。
信由说道:“这里花树浓密,找不到人也是在情理之中,少爷就先把这块手帕藏着吧,以后若是有机缘遇见,再奉还也不迟啊。今日天色不早,我们还是回府吧。”
我望着天边将落的夕阳,心想也只能如此,只好打道回府。
在回去的路上,途经赵府,我想起被罚俸辍朝的赵鸣,就让信由先回去。
赵府不似荣府那样气派,但相对于一般官宦府邸,也算是很奢华了。我进去的时候,正见赵鸣在廊下坐着逗鸟。我不由打趣:“赵侍郎可真悠闲啊,这般自在真是让下官羡煞眼了!”
赵鸣起身道:“什么悠闲?什么下官?你就不要再讽刺我了!”
我一拍他的肩头,“我哪敢讽刺您啊,我就算再没眼光,也不至于不认得一位贤臣吧。”
赵鸣说:“贤臣倒不至于,只是现在的心境倒跟被贬谪的贤臣一样没有分别。”
我正经道:“你也太别往心里去了,皇上这么做总也有他的道理,你就算再不甘也不能违背皇上的旨意吧。”
“那为什么只罚我一人?难道严加正没有错吗?”
“你怎么知道皇上没罚他?”
“哼,至少我没听说。”
“那可不一定,兴许已经降职了呢,况且他错得比你更严重,皇上是不会轻饶他的。”
赵鸣沉默半晌,随后说:“我最近听闻上官铭与你父亲的矛盾是越来越大了,他所决策的事往往在你父亲这儿通不过。”
我讶异道:“我不怎么了解,爹也不太跟我提起,你怎么看?”
赵鸣说:“上官铭一向是个耐不住性子的人,若几次三番这样下来,恐怕会对你父亲不利。”
“可是......”我停一停,说:“他再怎么样也不能不顾及皇上的感受,最近因为你的事情皇上总是不厌其烦地告诫众臣不要意气用事,尤其是对于几位一品,更是特地召至训话,所以,上官铭理应不会有太大的举动。”
“可你觉得上官铭是那种只会明着跟你来的人吗?”
我不语,赵鸣的这一句话挑起了我的紧张和不安。也许,赵鸣是对的,我应该提醒爹要提高警惕。
当我临走的时候,我问赵鸣:“你有什么打算?”
赵鸣不紧不慢道:“要恢复皇上对我的看法,自然是需要智慧的。”
他看着远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我在夕阳洒落的余晖中瞥见赵鸣被阴影笼罩的笑影,不觉一阵疑惑,同时,我也觉出了另外的什么,这种感觉,令我明白,我是不了解赵鸣的,哪怕他是我的好兄弟,哪怕我们身在同一个衙门,担任同一个官职,我们之间有一些说不出的东西就像尘埃一般在慢慢堆积。日落时分,赵鸣如梦似幻的笑影令我印象深刻......
江山无垠,绵亘万里。此生惟愿把自己磨成利剑,用自己坚强浇铸的心,等待洞穿世间的一切~~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1-7-27 18:43:16
好多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1-7-27 20:13:01
我的断翅人生 发表于 2011-7-27 18:43
好多

你指的是文章很长吗?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加入沐暄

沐暄公益网|申请友链|关于我们|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 - 2019 沐暄公益网 (京ICP备19033033号)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9357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