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暄公益网

QQ锟斤拷录

登录 |立即加入沐暄

0

收听

0

听众

35

主题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1-7-20 19:09:05 | 查看: 959| 回复: 0
夜幕四合,荣府内点亮了一盏又一盏绢灯,直把黑夜的气息往外驱散。
用晚膳时,却见乾跃的位置无人。我问道:“乾跃呢?怎不来吃饭啊?”
爹的眉头一蹙,娘迅速看了爹一眼,旋即道:“你们先吃吧,等会儿我命人把饭菜送到他房去。”
映芸好奇道:“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二哥以前从来不这样的!”
我也放心不下,直问了几回。娘终于忍耐不住,放下碗筷道:“他做不了官了!”
“怎会?”我疑惑地看向爹。
爹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说:“兵部……上官庆威极力压制,乾跃要进兵部,很是困难。”
“上官庆威?”我不断地玩味着这个名字,“看来他是硬要跟我们对上了。”
爹望着窗外浓重的夜色,说:“上官铭铁腕强悍,没想到他儿子更是目中无人!”
娘说:“现在怎么办?看他的样子,我真是放心不下。”
映芸目光流转,“还说呢,要不是您从小给他灌输‘争强好胜’的思想,如今也就不用碰到一点小挫折就一蹶不振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吃好了就回去,省得插嘴饶舌讨人嫌。”娘不由加重了语气。
映芸“哼”一声,就气鼓鼓地出去了。我一时语塞,也不知说什么,只好静静坐在一旁。
忽然,我的脑海中划过一道幽光。“爹,或许我们可以这么做……”我在爹的耳旁悄悄说道。
晚膳后,我来到乾跃所居住的宏宇轩。我知道,乾跃心里肯定不好受。
推门进去,正见映芸也在,我笑道:“刚才说了句便不见人影,原来是跑这儿来了!”
映芸道:“哥哥心里不舒服,我这个做妹妹的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不做任何事呢?”
乾跃抬起头,眼神中透着淡淡的失意,“我……”
我走过去,坐下来拍拍他的肩头,说:“你不用担心,我保证三日之内一定会让你进入兵部!”
乾跃虽然讶异,但那股失意丝毫不见消退。他转过头,不知望着何处,说:“哥哥,其实我已经决定要去投军了,无论事情发展如何,我都要从低做起。”
“投军?”我问,“爹娘知不知道你这么想?”
“他们不知道,但是他们明天就会知道了。”乾跃起身,似乎已经下了重大的决心,他的眼眸对上窗外夜空点点繁星,发出闪烁明亮的光泽,“燕雀不知鸿鹄之志!既然我无法进入兵部,但是如果我投军的话,就有机会为国建功立业,皇上也更有可能赏识我,只有这样,凭着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地向上走,才会走得更稳当、更能令人钦佩!”
我的心头一震,不知为什么,乾跃也许无心,但他的这句话却是实实在在地影射了我。一步一步、脚踏实地?我轻轻地自嘲,同样身为荣家的子嗣,乾跃能够有这样的心胸和态度,凭着自己的能力打拼,而我呢,外表上与乾跃相比,我是稳操胜券的,因为我是长子,凡事与父亲联合,又有不低的官职,人生仿佛没有更多的指望,一切皆是一伸手,便能够获得;内里的意志和决心,我却是完完全全地输给了乾跃,输给了这个凡事不能与我相比的弟弟。
映芸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二哥,军中艰苦异常,士卒的性命皆是赌在了一把把刀和剑上,战场厮杀,凶险万分,倘若你真的出事了,那爹娘怎么办,我和哥哥姐姐怎么办,荣家等于白白失去了一个儿子,你叫我们心里何安啊?”
乾跃的眼波有一瞬间的流动,“我……我……对不起,我不会再改变我的心意了。”
映芸见劝不动,心中不舍,便有莹莹泪光在她眸中漾开来,她嘴唇微启,“哥哥……”
乾跃心意如此坚定,我也不再劝阻,我再一次拍拍他的肩膀,说:“乾跃,不管你决定了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只要,只要你能够平安,一切,都不是问题。”
乾跃也拍拍我的肩膀,说:“我不会有事的,哥哥也要保重!”
次日清晨,乾跃已整理好行装,与爹娘告别。
如我所料,他的这个决定极大地震惊了荣府的每一个人。爹皱着眉问:“乾跃,你真的要去投军?”
乾跃斩钉截铁道:“儿子,非投不可。”
爹的语气已含了少有的焦急,“你就不能再等等吗?或许事情还有转机!”
“不了,投军是唯一最好的出路。”
“你……”爹指着乾跃,“你在做这个决定前,有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啊,难道在你眼里,已经没有了三纲五常,已经没有了父亲吗?”
乾跃跪下,声音透着不可逆转的坚定,“爹,我承认我是个不孝子,爹为我四处奔波,辛苦劳累,这一些,儿子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但是,儿子的内心也有向往,爹,我知道没有事先和您商量是我的错,我不求爹能够原谅我,但求爹能够应允我这回。”
爹的胸口起伏着,明显已经动了怒,“不能原谅怎能应允,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敢跨出荣府的大门,你就永远不要再回来!”
娘早已饱受刺激,在一旁哭泣不止,她拉着乾跃的手说:“跃儿,你不能就这样走,你不能就这样走,你可知道娘不能没有你啊!”
“娘……”乾跃强忍住泪水,“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娘始终不肯放手,甚至还强行取下乾跃身上的包袱,道:“跃儿,你给我记住,娘不许你走,这是母命,你听清楚了吗?”
乾跃扬了扬头,死命地让泪水流回眼眶。良久,他深深地向爹娘一拜,夺过娘手中的包袱,径自走了。
“乾跃!”爹大喊一声,娘更是撕心裂肺地哭喊着追出去。乾跃有功夫在身,因而动作极其迅速,没有一个人能够拦得住他。我和爹赶紧追上去,没等我们走出大门,乾跃就已不见了踪影。娘不断地哭喊着乾跃的名字,忽然一口气回不上来,晕厥了过去,众人顿时乱作一团……
大夫仔细地把着脉,我们在一旁心急如焚。每隔不久,爹总是要问一句:“大夫,情况如何啊,严不严重啊?”
见大夫无甚反应,我们的心皆是提到了嗓子口,生怕娘就这样有个三长两短。
仿佛过了很长时间,大夫才起身说:“荣夫人受了很大的刺激,一时承受不住,心气逆转,血冲脑门所致,依我看一时半会儿是不能恢复的,不如我开个方子,让夫人按时服用,同时夫人也要静养一段时间,不可花太多的心力。”
爹的眉毛仿佛喝了苦丁茶一样地打在一起,连连向大夫致谢,并令人去抓药。
大夫走后,爹在娘的床前坐下来,握着她的手,语气带着深厚的怜惜,“夫人,你不能有事啊,答应我要醒过来……”
我和映芸注视着爹的深情款款,不由感到一阵巨大的震动和温馨,仿佛有一双手温暖地抚摸着我们的内心,教我们体会亲情的伟岸。十数年来,我真的很少看到爹与娘恩爱的样子,在我眼里,他们总是相敬如宾的,彼此有着一言难尽的客气,然而,此时此刻,这样的感觉竟是被无止境的温情所替代了。
“乾飞。”爹轻轻的叫我,“你娘病着的这段时间,府中的一切大小适宜都要由你来操心了。”
“爹放心,我会处理好的,映芸也可以帮上忙的。”
爹缓缓地点点头,随即又把目光转向了正躺在榻上面容苍白的娘。
我和映芸不约而同地悄悄退了出去,轻轻地掩上房门。我转身望着人去楼空的宏宇轩,心中犯了计较,乾跃啊乾跃,你怎能如此?
江山无垠,绵亘万里。此生惟愿把自己磨成利剑,用自己坚强浇铸的心,等待洞穿世间的一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加入沐暄

沐暄公益网|申请友链|关于我们|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 - 2019 沐暄公益网 (京ICP备19033033号)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9357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