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暄公益网

QQ登录

登录 |立即加入沐暄

0

收听

0

听众

16

主题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1-7-27 23:42:46 | 查看: 639| 回复: 0
本帖最后由 鲁清墨 于 2011-7-27 23:47 编辑

【第一章 繁华】(2)
文/鲁清墨

       我一从公司出来,就看到了车门前的小王。小王是我的私人司机,他给我开车三年多了,人很老实,穿衣服也并不讲究,记得前几天我看他的衣服太过简单,就带他去商场买西装,并且承诺他买西装的钱由我来掏。他很少到商场里来买东西,所以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生怕自己会走丢。我带他去我常去的那家服装店,虽然不便宜,但也不算太贵,并且这个店是我朋友开的,到哪都是买,不如把钱让朋友赚。我轻轻地推开吊地玻璃门,一眼就看到了收银台里的朋友,他穿着一件黑色西装,打着白色领带,从远看有点像电影里的魔鬼终结者。他看到是我,很客气地招手让我们进来,我也并不拘束,大步地走了过去与他开始闲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才突然想起了小王,回头一看,他仍然站在店门口的玻璃门前,两眼迷茫,不知该做什么才好。我被他的傻样逗笑了,让他在西装区里随便选,并且给他指了几款我比较看好的样式。他依然很紧张,哆哆嗦嗦地瞟了一眼标价,差点喷出血来,每一款西装的价钱都要过千。我淡笑地拍着小王的肩膀,对他温和地说:“你看好哪款了?不用看价钱,在上海商场里是没有便宜衣服的,你看看对面店里的内裤都要一百多,一款西装几千元已经算挺便宜的了。”
       小王仍然两眼迷茫,左看看右看看不知买哪个好。最后,他终于下定决心,买了店里最便宜的一款,价值1999元。
      开完票子领完衣服,我让小王把他身上的那件看似几年没洗的衣服换下来,他说他要回家洗个澡再换,我很疑惑,问他为什么,他笑着说,“这么好的衣服,我现在穿上会脏的。”
      其实小王最让我感觉亲近的是,他和我过去很像,那个一无所成一无所有的我。那个时候我和他差不多大,穿着也是在市场小摊上买的衣服、裤子,还有鞋,我不曾想过自己的未来会是什么样的,只希望自己可以吃饱每一顿饭,不论吃的好坏。甚至可以说,我对未来的生活并没有任何的期待,或者在我的心里,自己是不会拥有未来的。然而当我看到小王,我感觉自己看到的并不是一个与我非亲非故的陌生人,而是那个小时候的我。我从来没对小王发过脾气,他也很理解我,尽管他在公司里的工资算下等的,但他从来没有当着外人抱怨过这些,所以,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小王和我的关系就好像亲兄弟一样。
我整了整西装的脖领,小王替我把车门打开,恭敬地请我上车,我并没有说什么,转进了车。
      一路上车都开的很平稳。小王开车很认真,三年多了,我一张罚单都没有收到,而此时车里的我也放松了许多,没有了刚才的冷漠与严肃。
      小王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后座上闭着眼睛的我,温和地问。“陆总,很累吗?”
      我揉了揉酸涩的眼睛。“还行吧!”
      “我看你一天到晚接受好几个记者的采访,东奔西走的,一定很累。”小王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车后,才把车开到了另一条道上。其实在上海开车需要的不仅仅是细心,还要有技术,想要从车水马龙的大上海马路上开得快,不用一直等红灯,还要保证安全,技术是必不可少的。
       我对他无奈地笑笑。“这些都是应付,没办法的。”
“对了。”小王顿了顿。“陆总,我给你开车三年多了,我从来没听过你提及过你的家人,也没见过你回老家,你成天在外工作,你家人不担心你吗?”
       我把头缓缓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 “我家人全死了,因为一场车祸,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
       小王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笑呵呵缓和气氛。“没事,我们都是你的家人嘛,并且,我不也没有亲人,只有一个女朋友。”话音未落,小王才反应过来,自己不仅没安慰到我,竟又给我当头一棒,因为他知道我没有女朋友。他见原本安慰的话竟说成了火上浇油的话,万分懊恼,便不再和我说话,更不敢在安慰我。
       我早就习惯了小王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也就并没有生气,刚刚他提到自己的女朋友,这我早有耳闻,因为时常会在车里听到小王讲她女朋友的故事,讲完还说要引荐给我看,我当然不会扫他的兴,就爽快地答应了。可是这一拖就是大半年,到现在我都不知他女朋友的庐山真面目,有时想起竟有些扫兴。
      我问小王。你和你女朋友最近还好吗?
     小王笑地告诉我。“在过几个月就结婚了。”
     命运永远是个调皮的孩子,他把人分为两类,一类是幸福的人,一类是不幸福的人,幸福的人会更加幸福,而不幸福的人如何咬牙抵死都无法改变现状。
     就好像,幸福的人看到白鸽会认为它们是和谐的象征,而不幸福的人则会认为,它们是邪恶的象征。
     而在我的车窗外,一排魔鬼拍打着翅膀,向天空飞去。

       我到达记者招待会现场的时候,各报记者已经在门前排成了一排,等待着我的到来,几个保安看到我的车穿过人群开了过来,赶忙跑到了车子旁,随之而来的是记者摆弄话筒的声音和一群读者的尖叫。其实我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面,所以并没有任何的紧张。
       仍然是小王从车外帮我把车门打开的,我的身体刚探出来,相机的快门声就响成了一片,闪光灯把我的黑色西装照得发亮,幸亏在下车之前戴上了墨镜,要不我一定会在所有人的面前,闭着眼睛接受记者的拍照。尖叫声越来越大,几个保安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面,都慌张地用身体挡着记者和读者,以小树不倒我不倒的优良精神保护着我的安全。
       这个时候,李老板从会场里走了出来。李老板即是我的经纪人,也是我的老板,是他帮我出版的第一本小说,也是他出资金为我办的出版社,所以我和李老板的年纪虽然相差许多,但在没人的时候,我常会叫他哥,他有时也会直接喊我老弟。
       今天他穿的还算普通,一件白色的礼服配了一款黑色的领带,因为肚子太大的缘故,礼服的扣子根本系不上,我也常告诉他,“胖人不能穿白色衣服,显胖,最后你那臃肿的肚子会撑开你的衣服。”可是每次他也只是笑一下就过去了。可能有钱人是为了显示自己有钱才穿白衣服的,因为你有钱才可以天天把衣服送到干洗店去洗。
       小的时候,母亲总会阻止我买白色衣服和鞋子,因为她认为衣服虽然可以买起,但之后的日子,白衣服是洗不起的,所以我的童年几乎是在黑衣服里长大的。有的时候同学会问我,“陆锦之,你怎么总穿黑衣服?”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装出一种自己已经踏破红尘了的样子对他们说,“穿黑衣服代表着成熟。”当时我们都上小学,所以我这不符合逻辑的话他们竟都相信了,甚至都模仿我穿起了黑衣服。有的时候我会想,是不是自己小学的时候骗人骗的太多了,最后才导致到了高中一直被别人骗,有一句格言不是说了吗?万事万物,有得必有失。
       李老板走到了我的身边,与我一并站在车门前,瞬间,相机快门声再度响起,我带了墨镜并没感觉有什么不同,而李老板却因为没戴墨镜而一直在揉眼睛。
       我和李老板肩并肩地走进了会场门,在会场的大厅里,一群记者把我们团团围住,并且一直在问我们问题,李老板也见惯了这种大场面,从始至终就一句话,“有什么话一会再问。”而我在几个保安的陪同下还算是安全,并且自从走进会场门,读者们都被隔绝在了门外,所以人也少了大半,这也让我可以松一口气。
       就在此时,姗姗慌慌张张地从记者群里挤了进来,她的脸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头顶渗出几滴冷汗,乌黑的长发也有些杂乱。
       姗姗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让几个保安把记者拦住,然后把我从人群里拉了出来。
       我们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站住了,刚刚脸色苍白的姗姗确实也把我吓到了,我一头雾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姗姗把身体靠在了白色大理石柱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然后用手背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两眼惊恐地看着我。
       我看到如此失去理性的姗姗,心里一种莫名的惊恐不断地涌上我的嗓子,我等待着姗姗的话,我有预感,这将会是一场噩梦的来临。

相关帖子

[img=400,179]http://b210.photo.store.qq.com/http_imgload.cgi?/rurl4_b=6719f77eb9b2f4bc0c8222c93e3c87273dc9c747605d9924355d81a8fc017933e94720f7b844b10b2196fb16e571f7ee1544f21575f6c42d6577e511534f4d2d1f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加入沐暄

沐暄公益网|申请友链|关于我们|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 - 2019 沐暄公益网 (粤ICP备13056789号)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