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暄公益网

QQ锟斤拷录

登录 |立即加入沐暄

0

收听

0

听众

16

主题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1-7-27 23:52:39 | 查看: 712| 回复: 0
本帖最后由 鲁清墨 于 2011-7-27 23:55 编辑

【第一章 繁华】 (3)
文/鲁清墨


      “你父亲刚才来过电话。”姗姗慢吞吞地对我说。
       我听到‘你父亲’这三个字后脸色瞬间变得冰冷,我冷漠地看着姗姗。“我不是说过吗?让你接到他的电话什么都不用说,直接挂断。
       姗姗的语气也变得平缓,“我挂了,但是他又打过来了,而且打了很多。“
       “然后你就接了?”我疑问。
       姗姗点点头,怯懦地说:“我怕你父亲会有急事。”
       我把头侧到一边,不去看姗姗。“就算他死了也和我没有关系,在我的心里,他早就死了。”我的话语没有半点犹豫和怜悯。
       “可是,你父亲求我,他求我不要挂电话,他说他只要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就好。”
       我从兜里掏出手机,背靠着另一个大理石柱,平静地问:“什么事?”
       “他说,你祖父已经快不行了,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姗姗的话语突然哽住了,因为她看到我的手突然一颤,手中的手机顺着身体,摔在了地上,零碎的手机零件蹦的遍地都是。我低着头,轻轻地对身前的姗姗说:“帮我去订一张去沈阳的机票。”
       姗姗也被我的反常吓到了,慌慌张张地问我。“什么时候走。”
       “越快越好,然后,帮我把这场记者招待会推了吧。”

       我从衣柜里拿出一件件衣服,然后把衣服叠好,放到背包里,在衣柜旁边的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张装表的照片。我站在中间,在我的两边坐着两位老人,那就是我的祖父和祖母。他们微笑着,像春日里那柔柔的阳光,然而我身后站着的一男一女,已经被我用黑色碳素笔涂抹得看不清样子,我不愿去回忆那段日子,因为每次想到那段与家人度过的美好岁月,我就感觉过去是如此的不真切,甚至有的时候,我会认为自己的过去才是现在我的奢求。
       其实从小到大唯一给过我爱的也只有祖父祖母,当我离家出走,独闯人世的时候,唯一寻找过我的也只有祖父祖母,当我投稿失败,因没钱而付不起房租的时候,也是祖父祖母不停地忘我手里塞零花钱,可能对于所有人来说,这些事情都显得微不足道,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那便是我人生道路上不可抹去的一笔,我也真正体会到,在乌云密布的雨夜,仍然会有一线璀璨的月光透过乌云,照在一些被抛弃,被欺骗的人身上。
       记得五年前我接到李老板的邀请,打算去上海工作的时候,送我出门的依然是祖父祖母,那天北方正进入寒冬时节,鹅毛般的雪花像精灵一样冲破苍穹,从天而降,风吹刮着大地,视线在十步之外就会被大雪吞没,祖父祖母在雪中相互扶持着,雪花落满了他们的发鬓和肩头,他们的眼里带有悲伤与担心,而我的眼却早已被泪水打湿,这是我从18岁到23岁里,第一次感觉到我的身边仍然有亲人,仍然有人在默默地爱着我。在关心着我。即使现在是寒冬时节,但我的心里却暖乎乎的。心里不停地涌上一种惭愧和内疚。
      “我——我要走了,可是你们……
      祖父打断我的话,脸上勉强露出一丝微笑,然后颤抖地说:“锦之啊,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们你就不要操心了,你照顾好自己就好。”他抿了抿干裂的嘴唇,泪水却不断地顺着他那沟壑纵横的脸上,流淌下来。“锦之,是我们对不起你啊,你从小到大都没感受过家的温暖,你母亲死的早,父亲又变成了那个样子,真是造孽啊,造孽啊。”
      我赶紧走上前,抱住了他,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祖父落泪,更是我第一次感觉,其实祖父并没有他的外表那样坚韧,刚烈,他哭起来,依然和孩子一样,一样脆弱,一样看了使人心痛,我转过头去,祖母也在一旁用手绢不停地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我抬起头,尽量抑制住泪水流下来,我的手拍着祖父的后背,然后轻声对他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在我临上车的时候,我再一次与祖父祖母拥抱,他们抱的我很紧,我知道,这也许就是一种爱吧。祖父的眼泪已经干了,但眼圈还是很红,他用拐杖打了我几下屁股,然后对我说:“锦之,如果在上海呆不下去,就回来,我和你祖母还能活几年,我们可以照顾好你的,千万别在那边受罪,不管你父母对你怎么样,你永远是我们家唯一的孙子。”祖父的话语带有激动。
      我的眼眶再一次湿润了,“不会有事的,你们二老照顾好自己,等以后我挣到了钱,回来让你们享福,一定要等我回来。”我紧紧攥住祖父的手。
      祖父也笑了,指着我的脸对祖母说:“看看,老伴,我孙子长大了。”
      我到沈阳桃仙机场的时候天依然在下着雪,机场里的服务人员告诉我,由于雪下的太大,所有航班都已经停航了,我问她什么时候可以恢复,她对我说,目前仍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开通,如果你离家比较近,还是回家等待吧!如果远的话,你可以上机场专用宾馆住几天。
      我没有去住宾馆,因为我的身上真的很难拿出住店的钱,我也没有回家,因为我不想再看到祖父祖母因为我的事费心,我在机场候机室的椅子上坐下,虽然我身边有一排排椅子,但却只有零星几个人,我回想着刚刚的那一幕幕,我感觉我对不起祖父,对不起祖母,他们辛苦了大半辈子,本该到安享晚年的时候,但是,他们却因为我从没安心过,想到这里,我的全身开始抽动起来,眼泪顺着早已冻红的脸颊流了下来,滴打在冰冷的大理石地上。
[img=400,179]http://b210.photo.store.qq.com/http_imgload.cgi?/rurl4_b=6719f77eb9b2f4bc0c8222c93e3c87273dc9c747605d9924355d81a8fc017933e94720f7b844b10b2196fb16e571f7ee1544f21575f6c42d6577e511534f4d2d1f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加入沐暄

沐暄公益网|申请友链|关于我们|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 - 2019 沐暄公益网 (京ICP备19033033号)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9357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