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暄公益网

QQ登录

登录 |立即加入沐暄

0

收听

0

听众

12

主题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1-7-28 20:56:35 | 查看: 578| 回复: 0
第十一章 劫持(二)
我本不想让他们几人来鬼屋,就是害怕出事,我害怕他们见纣王与恶来会取笑他们,我害怕纣王与恶来见到别人取笑会发怒。我害怕他们问纣王与恶来的来历,我害怕纣王与恶来问东问西露出马脚,因为他们与这个时代已经格格不入。
千算万算,我也没有算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恶来会把刀架在小贱的脖子上威胁我说,留下女人,不然就见血。
可是让我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面,如果说现在这一幕是意外,那后面那一幕就是阴谋,还是个大阴谋。
恶来剑横在小贱的脖子上,纣王一言不发,好象事不关己,我怒目而视,虎妞急的团团转,王小凤与林安安一个劲的要报警处理,最可怜的还是小贱,吓得脸色苍白,双脚颤抖,我看再这样下去,非得把尿给他吓出来。
“恶来,你先放了他。”我的语气很硬,大有恶来不放人我就要开抢的架势。恶来根本就不鸟我,我只好对纣王来说:“先放了他,万事好商量。”恶来哼道:“两女留下。”
我强压着怒火,这都什么人,吃我的,喝我的,竟然还要搞我的对象。“这么说是没的商量了?”
“有的商量,男的你带走,女的留下。”
我终于忍不住道:“你们都给我滚,有种就杀了他,最好连我一块杀了,我们一起到阎王殿去找阎王评理。”我这么一说,只见纣王神色有些变化,恶来依旧神色依然,林安安与王小凤却在后面拉了拉我的衣绣,我接着说道:“现在是法制社会,知道什么叫法制社会吗?法制社会就是谁有势力这法制就保护谁,你们杀了他,过不了多久,你们也要被杀。”我的意思很明显,现代的社会已经不一样,你以为你还是皇帝,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看来他们的帝王作风依旧,还没有明白社会的转变。
林安安给我个白眼,似乎我扯的没边了,你跟个神经病说这干啥?
我装做没有看见,接着说道:“难道你们闹了这么久,就是想上来找女人吗?这样还不如直接去投胎,知道什么叫丢人现眼吗?知道什么叫行尸走肉,活着不如死去吗?”
纣王与恶来脸色大变,同时喝道:“闭嘴!”
“哼!”我回道:“难道不是吗?你们真的太恶心了,恶心的我都觉的你们不配在这一片蓝天下生存,你们的存在就如同过街的老鼠,你们的存在就如同阴暗中的蟑螂,活着只有恶心人的份。”
“你?”恶来怒起,手一动,剑扬起,我一看,使出我的踢蛋腿,一下子将小贱给踢开,这时,恶来的剑已经劈来,纣王喝道:“住手。”
“哼。”我根本不在乎,生死对于我这个地府公务员来说算个鸟,再说咱不是死过一回了吗?咱地府有人,随时能回来。“让他们走。”
纣王沉思了一下,“走吧。”
恶来却要开口阻拦,我冷冷的说道:“如果他们今天出什么事,我不介意大家一起下地府走一趟。”
“就凭你?”恶来嘴角挂着一丝噬血的笑容。
“那就试试。”现在他没有人质在手,再说咱地府有人,怕啥!恶来笑的很奇怪,我对后面的几人说道:“快走呀,记住千万别报警,千万千万别报警。”小贱早就吓的不行,由虎妞扶着他,林安安不愿意走,被王小凤给硬拉着走了。
我冷冷的望着他们,他们也望着我,我们就这样对视着,空间仿佛被定格在这一刻,一切静萧无声。
铛,一声响声从睡房响起,异常刺耳。
好象是什么东西被推倒在地的声音,我被吓了一跳,紧接着,又是一声响,呜呜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听着声音,似乎是人发出的,而且发出声音的人很痛苦。
我的头一下大了起来,脑海中开始勾勒一副场景,我去学校后,这纣王与恶来在家闲的蛋疼,所谓吃饱思淫欲,纣王下令,恶来这可恶的打手就去楼下,然后恶来看见一个女人走过来,他上去三下二下就把人给搞晕,回到鬼屋后,纣王先发了兽欲,然后恶来吃剩的。为了下次更好的发泄兽欲,这两人就把人绑在房间中,以便让他们随时发泄兽欲。
“你们抓了个女人关在屋里?”我发现我有点失控了,声音大的要命,而我这声音过后,房间里面更是响起了更大的声音,似乎在回应我。
“我草泥马了戈壁。”我怒骂一声,结合他们刚才要留下两女的行为,加上现在的神色,我百分之九十九证实了我的构思,他们真的抓了个女人在房间里。
我快步走去,恶来却抢先一步拦下了我,“这门你不能进。”
“凭啥我不能进,这房子是我的。”我与恶来怒目而对,恶来说道:“这是帝上的房间,你不能进。”多好的理由,多么强大的力量,可是你知道你那帝上现在也是一普通人。“难道你们在里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我冷笑。
“我虽无权,但请你尊重我。”纣王开口,“我的寝室,只有我有权进去。”这丫的,明明抢来个女人藏在屋子里,却在这里装什么清高,我擦他老母。
“你们回来做什么?”我装做吃惊的模样,对着楼梯口大喊一声,恶来这丫的果然上当了,他的精神一分,我一脚就踹向房门,门一下子被我踹开,果然如我想象的那样,里面有个女子被绑在床上。
女人全身被绑,不停的在床上打滚,看不清容颜,不过看身材,应该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我十分的生气,“你们是不是人?你们为什么要活着?”在这一刻,我被怒火冲头,真想拉着纣王与恶来一起跳楼,为人间除去两害,还天地一片朗朗乾坤。
“这女人是我抓来的,你无权处理。”难得,真难得,为什么我会说难得呢,难得的是恶来竟然说的如此理直气壮,似乎躺在床上痛苦挣扎的女孩就是他进山猎打回来的野兽,什么叫我无权处理,什么叫人是我抓来的,难道要我和他们讲抓人的犯法的吗?我直接掏出手机,这地府公务员我不当了,我要找牛头人把这两淫货给拉回地府,这两淫货在人间一天那就是祸害一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加入沐暄

沐暄公益网|申请友链|关于我们|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 - 2019 沐暄公益网 (粤ICP备13056789号)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